話說,媽媽的育嬰假結束、明天要開始上班了。
最近小祉的作息呢,都是很穩當當的進行中,
包括媽媽負責哄睡覺、大家輪流幫她洗澡...一切都在掌握中。
誰知道,這件事從上周起了微妙的變化。
先是小祉開始不給媽媽洗澡了。
誰都可,奶奶可、外婆可、爸爸可,就是媽媽不行。
只要媽媽在洗澡前要過去,就是一陣子殺豬叫。

當然,這是小事情,畢竟,「寶寶心‧海底針」誰知道寶包在幹嘛。

不過,周四又起了些異變。
這天晚上,寶包突然不給媽媽哄睡了。

平常的節奏是降:晚上九點一到,開始喝睡前奶、關燈、關門由媽媽抱著睡覺。
運氣好一點,五分鐘就可以達陣;差一點,大概也是十五分鐘可以完成。
但這天怎麼哄就是不行、又變成只要我抱才睡覺。

周五也是、周六也是。

今天更誇張,媽媽跟坐在沙發上的寶包說要洗澡時,小祉居然跳也似的撲到我身上。
我想,媽媽都快哭了吧?

晚上,媽媽趁小孩喝睡前奶時,跟她說「媽媽要去上班啦...要去賺錢給妳買奶粉啊...」
寶包難得的邊喝奶邊哭了起來;寶包哭,媽媽也跟著哭了。
我想,分離的焦慮就是這樣,到底是小孩捨不得大人、還是大人捨不得小孩?
有時候,也是很難分的清清楚楚、畫出明顯的界線。

但至少,媽媽哭的時候、寶包有看著媽媽,不再是望著遠處發呆。

我想,這幾天寶包也不是「拒絕」媽媽,而是在生氣。
生氣照顧我了一年多的人突然要長時間的消失在我的生活中。
所以才會出現要拒絕媽媽的舉動,但媽媽真的消失在視線時、卻又會嚎啕大哭。

寶包啊寶包,妳真是我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喜怒哀樂啊!

  

    文章標籤

    焦慮依附 分離焦慮

    全站熱搜

    liusan12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